首页
热门
导购评测热点展会
资讯
新闻访谈百科市场分析政策科技
优商
京东标牌宇益锅炉金域东方湖北朗逸
产品
电池电动汽车广告标牌展柜移动电源货车广告灯箱船舶

夜访成都青年制片人刘茂林:筹备电影《特殊母子》

http://www.service.hc360.com2017年03月07日13:59 来源:搜狐T|T

    

    2017年2月20日晚,晚报记者在成都太古里对本土青年制片人刘茂林进行了采访,刘茂林在接受晚报记者专访时谈了近年来投资影视产业的感想:“从圈内的小白到现在的小鲜肉,希望在变成老腊肉之前闯出一片天”

    李宗明导演让我接触到了娱乐圈

    一件黑色高领毛衣,灰色围巾,身高179,非常帅气阳光的男孩,走在成都大街上不认识他的人肯定会认为他是一名大学生或者上班仔,说着一口成都话“我确实没有什么好采访的,入圈第一是感兴趣,第二就是想见证和参与中国影视作品的变化。”半晌,他又认真地说,“那就开聊嘛,免得我回去晚了我妈要生气,她生气那是相当吓人的哈。”语气中有些俏皮。

    “在11年我还在读高中时就已经瞒着父母跟着几个哥哥在投资网吧、咖啡店、酒店,还有做一些小工程,都是些小投资不值一提,当时对圈内完全不了解,说起杨幂这些圈内红人我居然还不知道是谁嘞!就因为这些事分心成绩也变差了,我父母对我期望很高,想让我去廊坊读军校,然而高考成绩却让我消沉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哦!”刘茂林回忆说。高考之后,没有了发言权的刘茂林只能听从父母的“曲线救国政策”进了部队磨炼。

    几句闲聊后,刘茂林说出了记者最关心的问题。“2013年的时候,我所在单位要拍宣传电影,领导交给我全权负责。我发布了招标信息出去,就这样机缘巧合的认识了当时还是传媒大学联想工作室部长的李宗明导演,说起还有点搞笑,就因他承诺说给我介绍女朋友,我淘汰了所有其他投标公司,选了李宗明导演。

    但他到现在也没有给我介绍,这件事我要记他一辈子!”刘茂林调侃的说到。“当时宗明还让我演男一号,记得刚开始不懂怎么演,一个几秒的镜头我就拍了二个多小时,但慢慢感觉到影帝附体越来越进入状态了。那部片子之后我发现深深的对影视行业产生了兴趣,自此也开始接触影视圈了。”入圈后的刘茂林投资拍摄了多部影视作品,从起初的不知道该在投资影视产业中注意哪些方面的新人成长为现在懂得各种套路的半职业制片人。

    正在筹备一部叫“特殊母女”的艺术片

    “我和宗明私下关系特别好,他就是我这在这个圈子里的交心朋友,和他说了很多次要一起合作拍第二部作品,他是非常有能力且有想法的人,不像别的导演拍片子全是向“钱”看,他大多拍的片子都是艺术片,并且经常在国内和国际上获奖,在中国这个大环境下,能出个这样的青年导演实属不易!和我是道同,必相为谋啊,所以我很看好他的作品。”刘茂林说,“下部作品的名字都想好了,他说叫‘特殊母子’,不管形式是拍电影拍连续剧拍网剧还是短片我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他。”

    2011年10月13日,2岁的小悦悦在佛山南海黄岐广佛五金城相继被两车碾压,7分钟内,18名路人路过但都视而不见,漠然而去,最后一名拾荒阿姨陈贤妹上前施以援手,引发网友广泛热议。小悦悦事件对社会价值观进行无情的拷问,为了引起社会各界重塑社会责任感,李宗明导演准备开拍‘特殊母子’,这部片子根据四川好人好事王东蒲学芳母子的故事改编,讲述一位在四川打工的年轻人不小心撞伤了老人,但是这位年轻人并没有选择逃逸,而是主动承担起责任,照顾老人直到出院并用真情感动老人一家,得到他们的谅解。

    目前我国影视产业突出特点:量多质差,商业片横行,艺术片短缺。中国影视产业发展的道路正处在尴尬的境地,曲折而漫长。刘茂林认为虽然影视产业中的营销只是二次包装,在营销的世界里是一种商品,但是,影视行业首先是一门艺术,尊重它们的实质,只有提高影视片本身的质量、只有好的影视作品才值得我们去营销、去推广。

    我始终坚定百善应该孝为先

    近两年,因为职业上的特殊,刘茂林有时在投资影视作品时会特别强调制片人不能冠以他的姓名,更不能出现在荧屏上,只能在幕后做一名隐身的制片人。当记者问起对现在这样的生活方式是否满意时,刘茂林闭眼沉思了一小会儿感慨道:“应该问我后不后悔听父母的话去走了现在的路吧?我非常明确自己是不后悔的,后悔是一种耗费精神的情绪,后悔是比损失更大的损失,比错误更大的错误,所以不要后悔,况且这条路虽然约束大,但总体来说要比我做生意闯社会还要好的太多太多。其他的都是次要,最重要的还是满足了父母的意愿,只要他们开心快乐不为我操心了,就算叫我去扫大街我都愿意,我一直在坚定一个信念,那就是百善孝为先,听父母的话,让他们安心,这是‘孝’字最基本的含义。”

    随后记者和刘茂林聊起了爱情和友情的事情,他告诉记者,他这个月的22号又就要去昆明进行深造学习,这一去就是四个月,特别是在最近一两年里,时间都不是他自己能做的了主的。他指了指脖子上的围巾,自嘲说这是他最深爱的女人送的,“之前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时间陪她,并且之后自己能支配的时间越来越少,感觉她和我在一起过的太委屈了,我忍着不舍和她分手了,有缘无份,所以我到现在都一直单身着,不想因为没时间陪伴而让女朋友失望。”

    “我的朋友和战友非常多,我的原则就是‘顺利时结交朋友,逆境时考验朋友’,所以我很低调,在这个圈子我不会提我在另外圈子的事情,就比如上个月我作为特邀嘉宾参加了市里的文学交流会并发言,也只有文学圈子里的朋友知道;又比如我投资了哪几部片子也只有影视圈的朋友知道。我在同事、战友面前也是把自己当成很普通的一员,不会告诉他们我又怎么怎么地,第一是原来吃过假朋友的亏,第二我觉得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我不希望和他人的友谊存在着目的性在里面,就算我不说他们也会有知道的一天。”刘茂林郑重的说。

    天色已晚,太古里的游客变得零零散散,晚报记者最终还是和这位风趣幽默的帅气大男孩道了别,看着刘茂林的渐远的背影,衷心祝愿在未来的十字路口上,他能寻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道路,越走越好,越走越高。

xcv

责任编辑:刘晓梅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猜您喜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