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慧聪商务服务网

“雅风-李梅莹花鸟画展”于4月26日北京新蓝鼎艺术中心举行

http://www.service.hc360.com2015年04月27日17:07T|T

  2015年4月26日(周日)下午2:00,“雅风-李梅莹花鸟画展” 将在北京新蓝鼎艺术中心(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甲31号,五四大街与沙滩北街交汇处)举行。

  

“雅风-李梅莹花鸟画展”于4月26日北京新蓝鼎艺术中心举行

  “清而不高 媚而不俗。”有着如是评价的李梅莹花鸟画将在该画展上以飨观者。现场,首都书画界业内人士以及广大书画爱好者们均可前往参观、交流。

  据了解,新蓝鼎机构为整合资源、融合智慧的非法人团体组织,该机构初创于2001年,发起者为北京东方经略企业文化研究院。现组成单位有国际教科文集团、北师大中国企业文化研究院、北京科联创新教育研究院、新蓝鼎(北京)艺术中心、新蓝鼎(北京)文化有限公司、新蓝鼎(北京)国际会展有限公司、北京八方时尚文化有限公司等单位。

  该机构坚持“真诚敬业,文化报国”的价值追求和“珍时、惜缘、用心”的思想,讲求“专于思想,更长于行动”。以传播传统文化及企业文化为己任,构筑传播、交流先进和谐文化的平台。经过近十年的努力,新蓝鼎机构已成为在企业文化界和文化产业界颇具影响力的研发团队。2015年,新蓝鼎机构将继续在书画、书法等文化产业领域持续发力。

  

“雅风-李梅莹花鸟画展”于4月26日北京新蓝鼎艺术中心举行

  据介绍,李梅莹1960年生于山东莱芜,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艺术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画院院委会副主任,山东美协花鸟画艺委会委员,中国国家画院贾广健工作室画家,山东莱芜书画院院长山东莱芜美协常务主席。莱芜市政协常委,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并获奖,并入编多种大型画册及报刊。

  

“雅风-李梅莹花鸟画展”于4月26日北京新蓝鼎艺术中心举行

  李梅莹主要参展及获奖情况如下:1996年《海棠》入选当代著名花鸟画家作品展获最高奖;1997年《酣秋》入选香港回归中国艺术大展——当代中国画展;1999年《无题》入选全国第二届花鸟画展; 《晨妆》入选2000年全国中国画展获优秀奖;2000年《锦秋》、《晨曦》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十四届新人新作展;《秋园》入选民族情国土魂全国书画展;《南海晨光》入选2001年全国中国画展;2002年《晨光》入选全省画院迎春展;《生机》入选西部辉煌全国中国画提名展获优秀奖;2003年《勃勃生机》入选首届中国北京国际双年展序列展——海潮杯全国中国画大展;《国画家》第六期刊登部分国画作品;2004年《秋韵》入选首届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精品展获优秀奖;《清秋》获全国第十届美展山东选区二等奖;《红蜻蜓》入选全国中青年中国画提名展;2005年《家园》入选太湖情中国画提名展;2007年《山情》入选全国首届草原情中国画作品提名展;《清秋》入选2007年纪念黄道周全国中国画提名展;2008年10月参加山东中国画百家作品展,《美术报》整版刊登;2009年4月,被《美术报》、《山东广播电视报》评为“最受读者欢迎的山东书画名家”荣誉称号;2009年10月,国画作品被编入《全运·泉韵 第十一届全国运动会·全国书画名家精品珍藏》。

  

“雅风-李梅莹花鸟画展”于4月26日北京新蓝鼎艺术中心举行

  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美术系主任宋丰光在读李梅莹的花鸟画有感而发:取于造化 妙成天趣。

  宋丰光教授认为,画,应具天趣。有些人有着与生俱来的一种天性,一下笔,就有着一种说不清楚的艺术情趣。这一存在的天性就是所谓的素质。具备了这种素质,然后加上后天的学习与对造化的揣摩,逐渐便形成带有个人艺术特征的风格。李梅莹的花鸟画,就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天趣,看他的画,总给人一种恬淡、宁静、清新,朴实自然的感觉。

  

“雅风-李梅莹花鸟画展”于4月26日北京新蓝鼎艺术中心举行

  细看李梅莹的作品,确实是很有特色,很有品位的。作品的特色主要体现在对自然物象的撷取上,他笔下的花鸟,不是人们常于表现的梅、兰、竹、菊之类,而是路边司空见惯的自然植物,正是有这些看似平平常常的自然植物,勾起了他的表现欲望。画家出于自己的视角,自己的情感,表现了一种带有明显自我人格印记的艺术作品,所以,有特点、有情趣、有个性。在作品的形式处理来看,虽然没有夺目的花架子,但仔细品来,却耐人寻味,意味遒长。其次,在色彩的处理方面,他没有延续传统文人那种“水墨为上”的色彩观去处理色彩,而是用纯真的眼睛表现了他所见到的一个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真实色彩世界,并且他还善于使用纯度很高的色彩,根据自我感受和画面的需要进行对画面的经营处理,使人看上去很协调、很明快、很阳光、很自然,具有强烈的时代特征。这不仅使人联想到了梅莹的画是对西方印象光影色彩的借鉴或是一种暗合。但从其作品里可以读出他对西方二十世纪以后的艺术是有所关注的。在画面结构的处理上,采用了大开大合,前后结构缜密的结构形式,利用画面上撷取的限定数量的植物,组织画面营造了一个自然广袤,意境悠远的艺术境界。 中国画的境界和传统文化有着深刻的渊源,画境、画品的高下,往往和人品的修养有着密切的联系。厚德载物,这一人生价值取向的至理名言,在有着“天人合一”之谓的中国画艺术也是一条必循的法则。所以,只有以真诚的态度对人对物,并且细心关爱、体察,才能创作出真、善、美的艺术作品。从李梅莹的花鸟画作品里,可以清楚地看出他对这一哲理的理解的深度。他的性格随和,温雅,谦让,虽然经常参加全国性大展并获奖,担任山东莱芜书画院院长,但却总给人一种谦逊、好学的儒者风范。不张扬,不炫耀,总给人一种从头学起的感觉,以至他的作品是那么恬静、清新自然,充盈着一股旺盛的生命力。

  

“雅风-李梅莹花鸟画展”于4月26日北京新蓝鼎艺术中心举行

  李梅莹正值壮年,对艺术有着痴迷的态度,在艺术的追求上应该充满了变数。我想只要按照自己的路径走下去,随着阅历的丰富,对人生、对艺术的深化体悟,其作品的内涵会更加丰厚,形式和内容会更加老道。应记住:生活中的自然物象,会激发无穷无尽的创造力,足以能够提供你采撷不尽的艺术花样。

  

“雅风-李梅莹花鸟画展”于4月26日北京新蓝鼎艺术中心举行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学博士、美术批评家吴士新认为,李梅莹先生的花鸟画:“清而不高 媚而不俗。”

  吴士新说,梅莹先生既是我的同乡,又是我的学长。他的名字,我早已耳闻。记得若干年前,在一个朋友家中初次看到梅莹先生所画的水仙花时,便被画中的书卷气所感染。自此,便记住了“梅莹”这个名字。

  吴士新认为,梅莹先生受过三年的师范美术教育的训练,在造型、色彩上这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与严谨的苛求技术的学院派不同,师范类学校的美术训练显得更加自由,它要求学生更多的是绘画之外的修养。这种氛围为梅营先生的学习提供了宽松的环境。这也使得他又没有拘囿于学院的藩篱,因此并呈现出一种与学院派有别的画风。在这种难得的环境中,他热衷于独立思考和细细揣摩绘画的精妙之道,热衷于向诸位大师先贤学习。更重要的是,梅莹先生热衷于在生活中体味花鸟画的妙境,因此我们总能从他的作品中总能体味到一种浓浓的生活味道。在这种揣摩中,激发了他生命内在本性特质,使他的花鸟画少了一些“浊”气,多了一些“清”气,少了一些故弄玄虚的范式,多了一些实在轻松的感受;少了一些陈陈相因的套路,多了一些自由抒情的表达。这种清气、轻松、自由贯穿在他艺术创作的过程中。这或许就是梅莹先生自己的天然的气韵甚至说是品格,正如宋代郭若虚在《图画见闻志》中所讲:“人品既已高矣,气韵不得不高;气韵既已高矣,生动不得不至。”

  

“雅风-李梅莹花鸟画展”于4月26日北京新蓝鼎艺术中心举行

  事实上,梅莹先生经历了漫长的花鸟画探索道路,题材也不断地转换,从水仙、海棠、绣球、竹子、百合、芦苇、剑麻到现在的杏梅、茶花,都乐此不疲,一一尝试。从梅莹先生的花鸟画中,我们能清晰地看到梅莹花鸟画的三个十分鲜明的特点:一是繁复的构图;二是工致的造型;三是若即若离的色调。如果我们将前两者归功于更多地来自于对于当代著名画家郭味蕖等诸家作品的揣摩研习、吸收借鉴的话,那么,后者则是他的内心状态的某种呈现。因为这种若即若离的色调,我们似曾相识。它既是一种内心矛盾的反映,又是一种对形对物的逃遁,更是一种对出世入世的态度的无意识的流露。

  

“雅风-李梅莹花鸟画展”于4月26日北京新蓝鼎艺术中心举行

  与传统花鸟画强调言简意赅、强调直抒胸臆相比,当今诸多花鸟画似乎走入了一种强调制作、强调写实、强调繁复的怪圈。究其原因,我们更多地归咎于当代绘画展览体制的问题,归咎于当今充斥于画坛急功近利的风气。当画展单纯地成为某种政治或社会任务时,当绘画沦为金钱的附庸,画家沦为金钱的奴隶时,绘画便变了味道。在一些展览上,我们经常见到绘画往往沦落为比富斗狠的工具:你大我更大,你复杂我比你更复杂,这种现象既令人忍俊不禁,又觉让人悲愤。在一些画家看来,花鸟画只有视觉上具有冲击力在展览上才可能吸引人们的眼球,才有可能获得专家评委的青睐。殊不知,这种怪圈已经使绘画的功能已经脱离了它的本来特质。客观地讲,从梅莹先生前期的作品中我们能或多或少地寻得见这种作风的影子。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对梅莹先生来说,这种作风反而起到了一种鞭策作用,不但没有使得他作品充斥浮躁之气,反而平添了更些的静气。这一点从他创作的以剑麻为题材的《清秋》(2009)、《家园吉祥》(2009)、《清韵》(2009)等作品中可以看到。梅莹先生是描绘剑麻这一题材的第一人,由于他的独特体验,因为剑麻被赋予某种特殊的标新立异的意义。剑麻在他的笔下更显示出非凡的意义:郁郁的枝叶、繁复的花丛以及鸟禽被控制在一种明亮轻快的色调中,偶尔摇曳的斑驳的枝叶在其中呈现出一种静美。事实上,这些绘画中的形象装饰性要大于写意性,叶脉、花冠更多地被符号化,而非写实。梅莹先生从现实中的形剥离中找到了形的另一种意义,这种形既是内心的表达又是对现实远离。从中,我们看到,他在他的花鸟画中,在重复的形中追寻着生命的意义。这种意义大概就是“满而不溢、繁而不重”的一种生命哲理吧!

  近些年,经过多年的探索和沉淀,特别是拜当代著名花鸟画家贾广健先生为师之后,梅莹先生将更多的注意力转向了杏梅的写生和创作上,创作了《冷艳寒香图》(2011)、《清梅繁枝图》(2011)一批新作。杏梅,又称“洋梅”,属蔷薇科。梅花有五枝十九型,杏梅分单瓣杏梅型和春后型,色可为腥红,而腊梅花多为黄色。杏梅是杏与梅的天然杂交种,既包含杏的性状,又包含梅的性状。其枝叶介于梅杏之间,花托肿大、梗短,不香似杏,果核似梅,花色亮丽且花期长,是中花与晚花间的衔接品种。古人有很多描写杏梅的诗句, 宋代诗人李龙高在《杏梅》中写道:“淡把猩猩血染成,涴他玉雪一生身。相形倘在骊黄外,未必张良似妇人。”宋诗人朱淑真《恨春》:“樱桃初荐杏梅酸,槐嫩风高麦秀寒。惆怅东君太情薄,挽留时暂也应难。”梅莹先生笔下的杏梅既又梅的清气又有梅的媚态。在我看来,梅莹先生最终选择杏梅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或许就是一种机缘,更或许根本就是一种宿命。因为梅莹的名字将“梅”“莹”二字放在一起便有一种奇妙的文化含义。“梅”字的含义众所周知,而“莹”字的含义却也丰富。《说文》:“莹,玉色。一曰石之次玉者。”《逸论语》:“如玉之莹。”《韩诗外传》:“良珠度寸,虽有白仞之水,不能掩其莹。” 可见,“莹”有如玉的超然品质。玉对中国文人来说又具有独特的文化含义。《说文》:“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然而,在这些活生生的花儿世界中,我更愿意拿它和牡丹、桃花甚至梨花相比较,因为它们都同样呈现出生命的一种妩媚之美,一种平淡的香气。特别是梅花在严寒之中所呈现的这种妩媚,既是对狂风、严寒、厉雪的一种姿态,更是梅花自身之中静气的自然展现。而梅莹先生的所画的梅花既秉持了安静之气而又不乏妩媚之态,不得不说这是他的一种生命态度,又是一种生命境界。

  

“雅风-李梅莹花鸟画展”于4月26日北京新蓝鼎艺术中心举行

  众所周知,贾广健先生属津派花鸟画家。在当代画派之中,与浙派、海派、京派相比,津派的花鸟画在传统的继承和发展上是最多的:强调师造化,重心源,讲究笔理墨法,主张艺术的个人修养修为。无疑,津派的花鸟画主张对处于各种观念的杂乱的当代中国画坛来说,有着正本清源的作用,并出现了霍春阳、贾广健等一批当花鸟画大家。津派花鸟画的艺术主张,恰好为梅莹先生开启了多年来苦苦寻找的却不能找到的花鸟画创作之路。这也使他通过画杏梅找到了切入点。相信梅莹先生会以此为契机使自己的花鸟画创作再进一步。

责任编辑:商务实习

网站地图